双向十二车道的虎踞路

2020-08-11 02:32

有人说天桥影响城市美观,这是当年很多城市拆天桥的原因之一。但只要设计精心,管理到位,天桥完全可以成为城市风景线。南京曾是以天桥为美的城市,上世纪90年代,新街口地区的主干道,几乎每个十字路口都有天桥。天桥上看霓虹,那份从容、闲适,留在很多南京人记忆里。(倪方方 王玉婷)

7月17日,封闭半年的南京洪武路天桥再度启用。2000年,南京有29座人行天桥,此后不断拆除,已不足20座。此次保留洪武路天桥,又出于什么考虑?

保留和新建人行天桥及地下通道,会不会成为一种趋势?截至去年,南京主城区有地下人行通道23座,人行天桥19座。南京正在编制人行过街通道规划,主城区预留252处过街通道位置,为以后建设留下足够空间。结合地铁建设,该市还将添置多个过街通道。不管建天桥,还是地下通道,投资不菲。江东北路上这两座天桥,每座投资1000万元。而江东中路上万达广场附近地下通道,则是耗资5000万元。

洪武路天桥建于1994年,是这条路东侧进入新街口商圈的重要通道。半年前,这座天桥被测定为危桥,管养部门封闭该桥,准备将其拆除。天桥封闭后,路东市民过街必须绕行。记者现场观察发现,10分钟里有20多人翻越绿化带。考虑市民通行,相关部门最终修缮该桥,并重新启用。

“快!快!”一位正在这里过马路的老人不停催促小孙子。每天,这一幕惊险场景不断重演。

在车流特别密集、行人过街需求特别大的道路,建天桥或地下通道,上桥下地,解决行人过街难,很有必要。有了天桥、地下通道,既保证机动车顺畅通过,又方便行人过街。

南京江东北路近日架起两座70米长天桥,中铁大桥设计院副总经理陆金海说,他们测算过江东北路新城市广场、龙园北路两处路段的人流量,前者高峰时段每小时通过300人,后者每小时通过1000人。从应天大街到定淮门段改成快速路,全线没有红绿灯、斑马线,附近行人过街,都要走天桥。

南京市交通规划院所做行人过街调查显示,行人过街心理偏向从高到低分四等:斑马线加信号灯、斑马线、过街天桥、地下过街通道。

路面过马路有多难?17日9点半,南京汉中门大街与虎踞路交叉口,记者观察南北向交通信号灯。双向十二车道的虎踞路,信号灯循环一次,分配给汽车直行时间36秒、右转10秒、左转25秒,90秒混合灯中,斑马线绿灯仅20秒。按照记者的步速,20秒仅能走完半幅路面和中分带,后半幅路面需靠跑步冲刺。换言之,一次性过完马路,最长可能要等140秒钟。而卡在道路中分带的话,最长需要280秒才能通过。

天桥在国内外大城市很普遍。日本约有1万多座天桥;上海天桥集中在市中心、副中心和商业集聚地区,延安路沿线每个路口都有天桥,规格和配备越来越高。北京四环内主要路段有483座过街天桥,西单商业区建有遮阳棚天桥,设计人性化,很受欢迎。

南京市交通规划院总工程师钱林波说,道路时空资源分配,首要应考虑行人过街需求,目前不少城市道路建设、管理思维恰恰相反,首先考虑机动车的需求,路越造越宽,而分给行人的过街时间并未增加,无形中给行人过街造成困难。